《教师母亲的柔情》 教师母亲的柔情(46)

教师母亲的柔情(46)

教师母亲的柔情(46)

作者:诸葛大力

2020年12月1日

字数:5,516字

与夜最相配的,是台灯发出的温柔的光。钴白色太过冷决,橘黄色又太过暧

昧,两者稍一结合,生出的便是一种明媚的暖意,就好似春风抚摸过面庞的那一

只手,夹带着柑橘花的迷香,让人发自心底地平静下来。

被这样的光所浸润的母亲的侧脸,看上去安然又恬静,好似将时间一下子拨

回了数年之前。现在的母亲,满揣着心事,自心底散发出一种忧愁的气氛,让我

看了心疼不已;而那时的她在我的心里,就是唯一的依靠,是温暖的怀抱,是支

撑起我整个世界的木棉。

「要注意这句诗里的意象,独特的景物代表着作者此时的心情,看上去欢快

的画面,比如春风得意马蹄急,表现的就是诗人的兴奋和欣喜,而那些比较凄凉

的……」

由于之前住院缺了几天课,我请求母亲帮我在晚上补习一下。我对学习的态

度其实是很无所谓的,没有什么强烈的争胜心,我对自己也没有什么过高的期望,

只想着能够普普通通的就足够了。

但现在开始,我的心境就有所不同了。那天在医院,母亲说,待我考上好的

高中,再考虑我和她之间的关系。这不是明确的承诺,不过,更进一步的希望还

是有的。单凭这个,就足以说服我自己为此开始努力。

在我的心里,母亲就是一切,这想法与曾经一般无二,只是,现在的我并不

是单纯的小孩子了,我已经逐渐明了男女之事,也知道了自己对母亲的感情是那

种男人对女人的喜爱,而非仅仅是儿子对母亲的依赖。对母亲的占有的欲望,宛

如藤蔓一样在我的心里曲折缠绕,偶尔也会让我爆发出一些事后自己都有些诧异

的激进行为。

我近距离端详着认真讲述着课本的母亲,她的表情专注而有自信,作为老师

又没有在学校里那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感,这种缥缈无形的英气将母亲的魅力再度

拔高,也点燃了我心里的那种伺机而动的征服欲。

母亲讲着讲着,停顿了一下,轻轻撩了一下额边的碎发。我吞了一口唾沫,

也听不进去母亲说的是什么了,那些话就好像流水一般从我的耳朵里灌进去又流

出来,我的思维开始流浪般地四散。

脑海中,不受控制地,那些毫无逻辑的妄想一幕幕交替闪烁,我无声无息地

贴到母亲的身上,手悄悄从衣服下摆摸进去,像是探寻宝藏般意游动,滑过滑

嫩的腹部,一路向上,悄悄攀上那乳润的雪峰,攫取粉红的小粒葡萄,轻轻揉搓,

感受着乳尖变得饱满充盈,挺挺翘起,母亲在我这番攻势下也娇呓连连,只是抓

住我的手腕,又不肯强硬地推开,一副欲拒还迎的姿态。我也借势更为大胆起来,

贴着母亲的玉颈呼气,含住那宛若欲滴花蜜的耳垂,小心地舔舐吸吮。母亲在这

样的刺激下浑身微颤,小巧的口中吐出一触即散的温热喘息,勾得人欲火涨起,

手上的动作也不自觉地加重,一只手由抚摸变成了近乎蹂躏式的揉捏,另一只手

则坠入那潺潺滴湿的私处,用指尖仔细品尝母亲那诱人娇躯最后的秘密。

「咳。」

我那开始暴走的妄想被母亲清脆的咳嗽声一下子粉碎,定睛回神,才发现母

亲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一心一意地看着书,头也没抬,似乎就知道了我在走神。

「思想别开小差,认真看书。」母亲的语气是一种夹杂着无奈的冷淡,明明

是我自己要求的补习,却又想七想八的,这让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挠了挠

头,为了缓解这份尴尬,一探身,在母亲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就好像蜻蜓的尾端

迅速碰触水面。这时候的吻倒不是那种情欲的体现,而是我作为孩子对于母亲的

撒娇了。

母亲瞥了我一下,照常甩了我一个白眼。我倒是很喜欢母亲翻白眼的表情,

眉目间带着一丝风韵,从不同意义上体现出母亲的姣好。

「这里,你再看一下,不但要背过,而且要学会灵活自如地运用,这样才能

在考试中拿到高分。」母亲孜孜不倦地讲述着要点,我虽然努力集中精神听着,

可时不时还有些精神涣散,毕竟有母亲这样的大美人坐在身边,要还能聚精会

神地听下去,什么样的书呆子才能达到此等境界?

和母亲的补习转眼就结束了,若是单纯的读书,我大概会抱怨时间过得太慢,

但现在时间好像不知不觉就流走了。我伸了个懒腰,看见母亲站起来,把展开的

书本一本本收起来,不时往桌上敲敲收拢,看上去就好像新闻节目的播报员一样。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接着这个机会,我就如同在想象中的

那样,凑到母亲背后,将胳膊搭在母亲

的腰上,轻轻地搂住她,头则是靠在母亲那如湿润黑羽般美丽的头发上,贪婪地

呼吸那宛如薰衣草一般细腻的香气,几乎要把整张脸都埋进去了。

母亲扭了扭身子,正在收拾东西的她很不满意被我这么揽着,动作都受到了

限制,她用背顶了我一下,满是责怪的语气:「都多大了人了,还整天缠着妈妈

撒娇,真是不知道害臊。」

我借势和母亲贴得更紧,脑子里却已经开始想入非非,继续那从背后侵犯的

画面,自然下体也是毫不客气地顶了起来,蹭在了母亲那圆润的臀上。

母亲也自然不是没有反应,很快就感觉到了从臀部传来一阵火热的感觉,那

根硬硬的东西直戳戳的顶着,对于她来说都快变成习以为常的事情,连一开始那

种羞涩感都不再有了。母亲本想训斥我一顿,但话到嘴边又觉得太过直白,只得

叹了口气。

对于我总是想法设法占她便宜这件事她自然是生气的,但是我的很多做法往

往又过于明显而显得幼稚,又让她觉得有些好笑,往往笑骂一句小色狼便随我去

了。

不过这一次母亲倒不是那种由之任之的态度,她摇了摇肩膀,拍了拍我的手,

才终于从我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这次母亲的表情显得比之前认真许多,她紧紧地

盯着我的眼睛,连语气都变得庄重起来。

「小桐,你都这么大了,不应该再像这样和妈妈撒娇了,哪有成熟的男孩子

一直赖在妈妈身边还这么亲密的。」

「我就是喜欢你才抱住你的,怎么总当我小孩子。我都说了好多次,我只喜

欢你一个人,对喜欢的人亲密一些不是很正常的,哪有小情侣不卿卿我我的。」

我撇了撇嘴,对母亲这种态度很不以为意,她在潜意识里总是把我当做还没长大

的小孩子,虽说我还未成年,但很多该懂的事情也都明白了。

而母亲又喜欢借此当做逃避我的感情的理由,这一点让我也很是不悦。

母亲看我这幅故作大人的模样,又听我那毫不掩饰的爱意,脸上浮起一抹笑

容,但表情中又拧着气鼓鼓的感觉,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做什么表情是好。她杵在

那里犹豫了片刻,最后又给了我一个白眼,吩咐我早点会自己房间睡觉,说完便

走出了房间,一副要休息的模样了。

我一听,在心里大呼不妙,本来是想今天也和母亲一起睡的,怎么能这么简

单就被拒之门外了,于是赶紧追着母亲的步伐跑了过去。

母亲刚想把屋子的门关上,我就一把压住门,张开了个足够大的缝隙,然后

一口气溜进了母亲的房间。

|——W丶222丶

「怎么回事小桐,都说了让你回自己房间睡了,还不赶快去,跑到妈妈屋里

干什么?」母亲的语气有些不耐烦,不过我发挥起自己那死皮赖脸的能力,像抓

不住的泥鳅一般钻到了母亲的被窝里,用被子把自己包成了一个茧,表现出一副

我绝对不会走的架势。我从被窝中把头露出来,呼唤着让母亲来一起睡觉。母亲

来到床边,拽了我几下,可她的力气又怎么能与我相比呢?一旦向母亲屈从了,

以后可都没法和母亲一起睡了。想到这里,我那死活不走的决心又变得更坚定了

一些,我紧紧地抓着床单,用着自己全部的体重牢牢扣在床上,任凭母亲怎么拉

扯,都像定海神针般一动不动。

母亲努力了一阵子,发现实在是没法把我拽起来,倒是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的。最后一副由我去吧的表情,把手松开了。我会意接受了这场小小的胜利,赶

快把被子打开,让母亲进来。

「你这孩子,真是……」母亲摇了摇头,满脸的无奈,她发现没法轻易把我

赶走以后,也没再说些什么,无视了我的谄媚,自顾自地躺了下来,还有些刻意

的与我保持了一小段距离,床上空出的位置,都足够再装下一个人了。

母亲一扭身,刻意地背对着我,努力地想要与我划分清楚界限。当然,我才

不会让母亲得逞,床上的空间就这么大,母亲再怎么躲藏,最后也无处可去。于

是我赶快挪动了一下,靠到母亲身边,伸出手,从背后搂着她。

我的手放在母亲的小腹处,身体则已经贴住了母亲的背,勃起的肉棒顶着母

亲的臀缝,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这是我最为喜爱的姿势,不过往常都是从正面

抱着母亲,这次却是从背后,不禁有些新鲜感,比起往常更为兴奋了。

我刚想做什么小动作,就听见母亲传来了一声叹息,一声悠长而遥远的叹气,

这口气仿佛呼到我的心底一般,「我们是母子,有的事情不能做,你应

该明白这

个道理小桐。你不能总和以前一样赖着妈妈了,你有你的女朋友。李晓菲是一个

好女孩,你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有很好,未来你们要成家立室的,到时候我就是该

退场的角色了。你要保证过好自己的生活,不能总与我纠缠在一起,我们的关系

是母亲和儿子,也仅限于此。」

母亲的话听起来是那么沉重,就好像一座山一般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情绪

也变得激亢起来,对母亲说:「我喜欢李晓菲只是因为她和你很像,她身上有你

的影子而已,实际上我喜欢的还是你。」

母亲听完这句话,浑身一震,然后安静了下来,一言不发,不知道是在思考

者什么,我见母亲没有反应了,又把胯部往母亲的臀瓣上贴了贴,用坚硬如铁的

肉棒顶着母亲的双腿间。

我这强势的侵略很快就被母亲发现了,母亲把身体向前动了动,想要逃开我

的靠近,但我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现在的我欲火高涨,和

母亲的数次温存唤醒了我身体内的野兽,对母亲肉体的渴望击碎了理智,掌控了

脑里的一切。我不断用肉棒蹭在母亲那圆润的臀上,想要从母亲的身上榨取更多

的快感,于是像是发情的猫一般缠住母亲,不肯轻易放开。

「小桐,不要这样了。」母亲依旧一副躲躲藏藏的模样,这反倒激发了我骚

扰的兴致,于是本来闲置着的手也开始了小动作,轻轻在母亲的小腹处摩擦了起

来。

「松手,停下。」

母亲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十分冷酷,这句命令就好像小时候对我的训诫,唤醒

了我对母亲威势的恐惧,于是身体一下子停了下来,不自觉地往后缩了一下。

「往后靠靠,你都快把我挤下去了。」

母亲把身子靠了过来,但这次我可不再敢轻举妄动,只得和母亲保持着一定

的距离,往后挪了挪,重新回到自己躺下的地方。母亲似乎也得到了解放,姿势

也比方才放松了许多,母亲翻了个身,但并没有面向我这边,而是盯着天花板。

「早点睡觉,明天早起。」母亲冷冷淡淡地嘱咐了一句,调整了一下枕头的

位置。

「嗯。」

我应了一声,房间里又重归寂静,只听得窗外呼呼呼,风急促地想要从缝隙

中钻进来的声音。接着,哗啦啦啦啦,听上去是狂风裹挟了树叶,发出沙球般的

响声。

我正奇怪,刚才还很平静的天气,怎么倏地起了这阵妖风,但还没等我思考

完毕,眼前就出现了白色的闪光,继而一声惊雷平地炸响,震得玻璃都有些摇摇

欲动起来。

我正准备起身把窗户关得更严实一些,一扭头发现母亲正裹着被子瑟瑟发抖。

母亲向来害怕电闪雷鸣,虽然和我躺在一起,但大概是疏离了的原因,依然被这

忽如其来的响雷给吓着了,以至于身体不住地发颤。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请记住导航站 qqvv88.com ,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我本来想说些什么,但又一想,这时候说再多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与其花

言巧语哄着母亲不要害怕,不如像上次一样直接行动效果来得好。

于是我赶快靠近母亲,扯开被子,将她搂在了怀里。母亲轻轻推了推我的胸

口,想要脱开我的怀抱,但我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肯松手,紧紧地搂着她,将她拥

在怀里,希冀这样的温暖足以抚平母亲心里的惊惧。

母亲尝试着挣脱,但终而无果,只好放弃,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

雷电交加的夜晚,是母亲最为害怕的,不论是抱着被子还是小猫,都不能彻

底解决她心里的畏惧,但不知为何,如今缩在儿子的怀里,外面的一切都变得一

点都不可怕,这种温暖而有力量的拥抱就好像庇护所一般遮罩着她,让她发自内

心地感受安全和平静,一开始想要逃离的念头也都逐渐消失无踪。

淅淅沥沥的雨声想起,电闪和雷鸣所引导的大雨终于到来,我也不知为何最

近的天气如此多变不定,往常天气预报的准确性在这种时候也失去了效力。我轻

轻抚摸着母亲的背,静静地听着窗外的雨,雨滴落在窗户上发出清澈的拍击声,

啪嗒啪嗒像是某种品味独特的乐器,在风拉扯的伴奏下让人内心安定下来。那扰

人的闷雷也识趣地远去了,这个夜被雨所洗涤,房间里的空气也缓和了许多。

过了好一会儿,再也听不见雷声了,母亲才推了推我的身体,从我的怀抱中

挣脱了出去。我本想继续抱着母亲,可现在她三番五次拒绝我的接触,不禁让我

有些灰心丧气的,那种厚脸皮的精神也消失了。

母亲这才转过身来看着我,她的表情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但眉眼之间

依旧酝酿着几分复杂的神色,看得让人有些揪心。母亲犹豫了一会,似是在斟酌

将要出口的话语,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也变得平静了下来。

对于母亲来说,早已不是少女时那般追寻爱情的青涩模样,如今的她肩上背

负了太多,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她不能也不应当意妄为,儿子带给她的那种

温暖和安心让她的心里有些动摇,还有一丝茫然,但最后还是努力说服自己将那

多余的感情给斩断了,她在心里深深地刻下一道线,告诫自己不能再犯什么不应

该的错误。

「小桐,你应当收收心了,不论如何,我都是你妈妈,这是铁一般不能变更

的事实,你应当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世界上没有那一对母子会像夫妻一般生活在

一起,那是不对的,是有悖伦理的,是不为社会接受的,妈妈不希望你踏上这条

错误的道路,现在的你还一点都不成熟,你心里的那种想法是年轻人的勇气,等

到你更明事理一些,你就会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荒谬,倒是不须我拒绝,你自

己就会主动与我保持距离了。我在你的生命之中扮演的,终究只是前半段的陪伴

者,我不可能陪着你一直到最后,你明白这个道理吗?」

「所以,你要好好想想,想想清楚,你的未来还很广阔,只要以后你能记得

我孝顺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哪个当妈的不希望儿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呢。你还小,

不懂事,妈妈不希望你以后会后悔,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两个划分好距离,以

后你不要老对着妈妈撒娇,也不要总和我一起睡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保存下方图片关注微信公众号
X
扫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用手机看免费小说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号:mfyy55 (蜜房愉阅)